16岁英国少年不会说线次遇刺死后身份轰动世界

他本该是皇位最可能的继承人,却在一出生就被囚禁在地下室,16岁不会行走、不会说话,却因为单纯善良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经历3次被刺后离奇死亡,一场巨大的皇室阴谋终于浮出了水面。—引子

1828年5月26日,德国纽伦堡广场,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孩直直地站在广场中央,一动不动,手里还紧紧地攥着一封信。少年奇怪的举动引起了鞋匠外克曼的好奇,他走上前去询问他:“你从哪里来?”少年却只能往出蹦几个字,唯一能说的句子是:“我希望像爸爸一样,当个骑兵。”而且少年手里攥着一封给纽伦堡第六轻骑团长官维森戈的信。

外克曼再问别的,少年什么也说不出来,而且他的腿脚僵直,不会走路只能站立,无奈之下,鞋匠将少年背起带到了营长官弗维森戈的家中。开始是管家接待了他们,并招呼仆人端上来一些食物,少年吃了几口,却把食物都吐了出来。人们都觉得很奇怪,问他:“你来找长官做什么?”少年却什么也不说,大家都以为这是个傻子,仆人把他关到了马厩,却发现少年对马厩的环境很熟悉,并不排斥和动物待在一起。

第二天营长维森戈回来后,急匆匆地来到马厩,发现少年还在熟睡,于是维森戈翻看了少年随身携带的两封信件。一封应该是由他的抚养人所写,信上说这个孩子从出生一直由他照料,但是因为一些情况,现在无法继续照料这个孩子了,请求维森戈照顾他,并且让他成为像他父亲一样的骑兵。另一封可能来自孩子的母亲,信上写道:孩子出生于1812年4月30日,他叫卡斯帕豪泽尔,卡斯帕的父亲已经去世,但生前曾是第六骑兵团的骑兵。这两封信按说是出自两个人之手,可是字迹却几乎完全一样,难道信件是伪造的吗?维森戈疑心大起,他一把抓起还在地上熟睡的卡斯帕,大声质问他到底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而卡斯帕仍然是双目空洞,吱吱呀呀,说不出话,营长维森戈猜测,这孩子是个哑巴,便命仆人拿来了纸笔,递给了他,但是少年只在纸上写下了“卡斯帕豪泽尔”6个字,这也是他的名字。

维森戈为了进一步了解少年的来历,命人对他进行搜身,从外表上看,卡斯帕大概15.16岁,但是身体瘦弱,皮肤稚嫩,像婴儿的皮肤一样。仆人脱下卡斯帕的鞋子后,发现他的脚上竟然还有被鞋卡破的印记,可见平时是不穿鞋,也很少走路的。在卡斯帕的左臂上还发现了一个接种疫苗留下的疤痕,奇怪的是,当时在欧洲接种疫苗是非常昂贵的,平民根本接不起。难道是个富人的孩子?再看服装,虽然卡斯帕的衣服只是简单的棉布,但他上衣的口袋里却还放了一条绣有“KH”的高档手帕,“KH”是“卡斯帕·豪泽尔”的缩写,这种绣有名字的手帕也是贵族才用的高档物品。这一下将维森戈整蒙了,由于无法确定卡斯帕的身份,维森戈只好把他送到警局的大牢。

在大牢里,卡斯帕只吃面包和喝水,对其他的食物似乎难以下咽,他也从不说话。慢慢卡斯帕奇怪的状态通过狱警流传了出去,很多人包括一些学者都对卡斯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人们像看猴一样跑到监狱观看、研究着奇怪的卡斯帕,而卡斯帕对这些人总是充满恐惧。这时一名善良的狱卒对卡斯帕产生了同情,他偶尔会把卡斯帕带到自己家里,让他和自己的两个儿子玩耍,教他吃饭,说话,走路,并且在相处的过程中,名狱卒发现卡斯帕的感官出奇的发达和敏锐,即使在没有一丝光线的房子里也能看到东西,并且还能分辨颜色;嗅觉也极度灵敏,能在很远的地方闻到酒的味道;对声音也十分敏感,能听到好几间屋子之外人们的窃窃私语,这些超能力让卡斯帕的身世更加扑朔迷离。

尽管大部分时间卡斯帕还是在监狱里度过,但是通过狱卒不断将卡斯帕带回家,他也慢慢学会了走路、说话,那个曾经的野孩子渐渐接近了一个正常人,而此刻卡斯帕也终于说出他的那些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经历,卡斯帕回忆:从他拥有记忆的时候,他就一直被独自关在一个没有亮光的屋子里。那里潮湿,黑暗,陪伴他的只有一个木质的木马玩具,每当他睡着之后,都会有人给他清洗身体,修剪指甲头发、换上干净的衣服,并且放置一些面包和水,那也是他唯一吃过的食物。但是当他醒来后,周围还是空无一人,他却从来没见过任何人。

由于常年在地窖中生活,没有见过太阳,缺少黑色素,所以皮肤稚嫩而白皙,而且长期在黑暗中生活,在分辨物体的过程中,卡斯帕的眼睛,听力,嗅觉都越来越敏锐。

卡斯帕回忆,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地窖里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个人教他写自己的名字,教给他那句话“我希望像爸爸一样,当个骑兵。”,当卡斯帕会学会后,便将他带出了地窖,这是卡斯帕第一次见到外面的世界,陌生男人用粗暴的方式架着卡斯帕的两个胳膊,用脚踢着他的后脚强迫他走到纽伦堡附近便离开了,这也就出现了我们开始讲的那一幕。

讲出了这些悲惨的经历后,越来越多的人来监狱参观卡斯帕,为了避免人多出意外,监狱便将卡斯帕送到了马戏团,此后的每一天,卡斯帕都要接受成千上万的人参观,他没有尊严,没有自由,和动物没有区别,当然他也清晰地认识到,唯有逃跑才是唯一的出路,在一个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卡斯帕终于逃出了马戏团,开始了流落街头的日子。

1828 年7月18日,基于人道主义,宗教哲学家挚奥格·道摩尔将卡斯帕收留,道摩尔教授除了给卡斯帕优质的生活外,还给他讲授课程。道摩尔发现,卡斯帕非常聪明,别人要很久才能掌握的知识他几天就学会了。在道摩尔教授的帮助下,卡斯帕学会了读书,写字,弹钢琴,并且开始着手写自己的回忆录。这些生活赋予了卡斯帕信仰和意义。随着卡斯帕名气越来越大,他需要经常出入上流社交场合,人们总是好奇的看着他,等着看他的笑话,有的贵族甚至爱心大发,想要收养卡斯帕作为义子。但是所有这些,都令卡斯帕极度厌恶,他知道那些假模假式的爱心不过是虚伪只的社交。他用自己的方式反抗着虚伪的人性。在一次伯爵举办的宴会上,卡斯帕居然脱掉西装,开始坐下来织毛衣。这让伯爵大失面子恼羞成怒,也让在场的人瞠目结舌,卡斯帕最终成为了不受欢迎的客人。这也许是他对抗虚伪的文明社会,必然的下场。

1929年10月17日,意外发生了,当道摩尔教授回家后,却怎么也找不到卡斯帕,他和仆人分头寻找,最后在地下室发现了昏倒在血泊中的卡斯帕。道摩尔教授赶紧报了警,警察赶到后,从昏迷中醒来的卡斯帕告诉警察:有个戴面具的人袭击了他,用刀刺伤了他,并警告他: 你一定得死,从纽伦堡来之前就该死。 通过声音判断,这个人竟然就是那个将他带出地窖的陌生男人!出于安全起见,警察将卡斯帕被安排在市政府委员,彼泊巴赫的官邸,并且有两个警察昼夜值守。

但还是没能阻止意外的发生,1830 年 4月3日彼泊巴赫的官邸内同样发出枪响。值守的两个警察找到卡斯帕的时候,卡斯帕已经失去知觉,头部鲜血淋漓地躺在地板上。

意外的发生也不得不促使当局对卡斯帕重新安排吗,随后卡斯帕被安排进了安全级别更高的监护人土赫尔的寓所,并且在那里卡斯帕被严加看管。

即便进行了层层保护, 1833年12月14日,一个陌生人邀请卡斯帕参观安斯巴赫的艺术喷泉,卡斯帕欣然接受后,在途中,一个满脸胡须的人将一个淡紫色的袋子塞给卡斯帕,当他伸手去接的时候,这个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刺向了卡斯帕。卡斯帕握着袋子重重的倒在地上,人们将卡斯帕送到医院,并打开袋子后发现里面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反写着一行字,“卡斯帕会准确地告诉你们我的相貌和来历。为节省他的力气,我亲自告诉你们: 我来自拜仁的边界,住在某某河边。我叫M.L.O”M.L.O是谁?为什么要刺杀卡斯帕?人们还没等得出答案,3天后,卡斯帕抢救无效一命呜呼,只留下一大堆谜团让后人疑惑。

先说卡斯帕死亡之谜,其实遭遇刺杀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卡斯帕死后,国王路德维希一世悬重赏一万盾追辑凶手,然而却一无所获。于是有人猜测是卡斯帕自己导演了3次刺杀事件,原因就是他认为自己的公众关注度不断下降,当他意识到自己的价值仅仅是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当他越来越失去神秘的时候,为了提高关注度,他制造了刺杀现象引起关注,当然这些说法也只是猜测。而如果真的是被刺杀,那这些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此刻恐怕最让人们好奇的就是卡斯帕的身世了。

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说是,卡斯帕其实是巴登的世袭王子,可因为卷入皇位争夺,而被人与一个垂死的婴儿交换了身份,16年后真正的王子在纽伦堡以卡斯帕的身份出现。卡斯帕的父母可能是巴登大公查尔斯和博哈内斯,这两人也就是拿破仑的表弟和养女。本来卡斯帕是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是他被囚禁在地下室里,世人根本不知道查尔斯还有一个在世的儿子,最后皇位被查尔斯的叔叔利奥波德继承。

那么策划这一切的人是谁呢?其实只要我们想想想谁是这件事的最大受益者就可以得出了,利奥波德的母亲—霍赫伯格伯爵夫人成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有人猜测后来的刺杀也是她的主导,目的是为了斩草除根。而那个带卡斯帕出地窖的陌生男人,本来是爵夫人派去的杀手,但是当年因为不忍心杀害还是小婴儿的卡斯帕,便把他偷藏在地窖中,以最基础的物资供他生活,卡斯帕逐渐长大后,杀手决定放他一条生路,就将它带到了纽伦堡,但是随着卡斯帕越来越出名,皇族的人自然也知道他还活着,于是又再三派人刺杀,意图灭口。当然这些只是流传的说法,真实性也无从验证。

现在距卡斯帕去世已经过去快200年,这件事的真相如何仍然是个迷。但是卡斯帕表现出的原始,纯粹,与现代人的反差,不得不让人们重新思考,现代社会所谓的文明秩序,究竟是不是对自由的僵化和束缚?我们所遵循的形式规则,真的是为了维持秩序还是图自己之利?一个人从一出生就被剥夺了作为正常人的权利,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又让人不禁唏嘘感叹,对之报以同情。

你觉得卡斯帕死亡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他真的是死于刺杀,还是自导自演?别忘了点赞关注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