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百年悬案的新演义:开膛手杰克

前言: 开膛手杰克,这位活跃于19世纪伦敦的杀人狂魔经过多年来影视,小说等各色戏剧作品诠释而闻名于世,其在当今学术界也被冠以“连环杀手之父”的威名。百年来,开膛手杰克获得了非比寻常的地位。他宛若雾都幽灵的游荡于夜晚街道之上的形象被刻印于人们心中,经由育碧枭雄的相关DLC再次将这一话题人物置于我们的视野,开膛手杰克时至今日何以能让人们如痴如醉?让我们解读下这位神秘的人物。

在2006年这个声名远播的杀手被选入了BBC的《历史》杂志,并被投票选为了历史上最坏的英国人。即使百年后的今日时不时听到开膛手的名号,依然让人印象深刻。

1888年8月7日,在伦敦东区的白教堂附近发现一具中年的尸体,死者喉咙被割破身中三十九刀,全身血肉模糊。然而这第一起的命案远没有引起全民的连锁反应,而殊不知另人恐慌的噩梦才刚刚上演,其后8月31日凌晨,一名刚要上工的马车夫在伦敦东区巴克斯巷(现杜尔沃德街)发现一具女尸。5颗牙齿脱落死者颈部被割两刀,下腹被剖开,肠子流出腹腔,验尸官判定凶器为长15至20厘米的利刃。经调查确认该女子名叫玛丽安尼古拉斯,43岁,被丈夫抛弃后沦为 。两起命案均发生在移民的聚集地;白教堂。当时由于移民大多收入微薄,这里也就成为了滋生犯罪的温床。然而就算是在犯罪猖獗的地域,如此惨案仍旧骇人。由于两起案件的杀人手法相似,人们也普遍的认为凶手应当是同一人所为。

第三起是发生在9月7日,这名杀人狂的黑手从白教堂贫民窟伸向了汉伯宁街的一个居民区。第三具女尸就是在一栋公寓后面的篱笆边被发现的,其犯案手法与白教堂的两起命案一致。警方鉴定案发时间是凌晨5点,发现者是一名老车夫,据询问其发现时间为8号的清晨,那时候因为接近天亮,部分居民也基本已经醒来。然而整个小区却没有一人听到了作案时的声响。警方调查后证实,死者是47岁的安妮察普曼,也是而且尸体同样遭到剖腹,部分生殖及泌尿器官也不翼而飞,法医判定凶器与杀死尼古拉斯的应当也是相同的。

时间推至9月30日,当日先后有两具尸体在凌晨被发现,一名车夫在白礼拜堂附近的伯尔纳街驾车赶路,隐约看到路中间有一大块不明物体,他点亮火柴后才发现是一具女尸。警方其后经过证实死者是44岁的瑞典裔伊丽莎白史特莱德,她因为身材高挑而被嫖客称作“长腿莉兹”。与前几名受害者不同的是,史特莱德并没遭到剖腹,但喉咙被割开,并用刀在她的两耳之间划了一道弧。就在警察勘察现场时,巡警在离现场不远的米特广 场上又发现一名被害者。尸体惨遭毁容,耳朵被割,其不不仅被剖腹,还被割去了肾脏。(这颗肾脏的一部分在一个月后被寄到了为对抗开膛手杰克而自发的民间组织“白教堂警戒委员会”手中,并附带一封以“来自地狱”为开头的书信。杰克在信中表示剩下的那部分肾脏已被自己烹煮后吃掉)。经证实,死者是46岁的凯萨琳艾道斯。法医鉴定后称,艾道斯与史特莱德的死亡时间十分接近,警方猜测,史特莱德之所以没被剖腹是因为凶手急于寻找下一个目标。

终于这一虐杀的连环噩梦进入了尾声,11月9日,最后一名被害玛丽凯莉在当天上午被发现于出租屋内,据发现人其房东所述,当时在索要房租,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透过窗子向里观瞧,发现凯莉赤裸的躺在床上,耳鼻及被割去,脸部皮肤被剥除,腹部被解剖,满屋血迹现场惨不忍睹。与前几桩命案不同的是,受害者凯莉年轻貌美,专门接待上流社会的嫖客 。

说道开膛手的书信也有些值得一提的细节,犯案期间中央新闻社曾收到过一封署名是“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用红墨水写的信。杰克在信中表明了自己就是凶手,且声称还将继续杀害更多 。信中写道:“我讨厌娼妓,如果你们抓不到我,我就会继续给她们开膛破肚”。(这种戏剧式的预告犯罪也难怪会引发各种创作灵感)其公然挑衅的嚣张气焰让苏格兰场的警方大为恼火,由此让“开膛手杰克”的名号也开始响彻伦敦。纵观开膛手的犯案史,警方以及报业媒介收到过成百上千封关于案情的信件。有些信出自提供讯息仗义相助人士之手,但其中绝大多数还是可被忽略的无用信件。但也不乏一些宣称是开膛手“亲笔真迹”的信件,专家虽也同时指出了这些信里应该“没有一封”是真的,但也不能排除其中包含真迹的可能性。

经由近代权威人士的验证,其中有三封信最为引人注目;其一就是寄往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题为“亲爱的老板”的信件,邮戳日期是9月27日,而后9月29日被送往苏格兰场。起初这封信被认为是个骗局,但信中提到的“割走女士们的耳朵”(clip the ladys ears off)被之后由爱道斯的遗体中那被割掉的部分耳朵,而得到印证。警方后来便于10月1日公开了这封信,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但结果是徒劳的。“开膛手杰克”之名也是第一次公开出现在信中,并在信件公布后威名远播,其后此类嘲弄意味的犯罪告知方式也被各种衍生模仿起来。但事实上在凶杀结束后,警方却宣称该信是一名当地记者的一场骗局。

第二封为一张明信片“调皮的杰克”,收件者同样是中央新闻社:邮戳日期是1888年10月1日。信中提到了史泰德和艾道斯两位被害者将死在彼此附近。有争议的是因为这封信是在凶杀案公布前寄出的,而且信中感觉并不像精通此类犯罪知识的人所写,其中大部分细节也为当地居民与记者所熟知。之后警署宣称该信也是由特定记者所写,而这位记者同时也是第一封的撰写者(当地记者很会玩)。

第三封“来自地狱”(这封信恐怕因为一部强尼戴普主演的相关改编电影而被人熟知)因收件人为白教堂警戒委员会的乔治卢斯科(George Lusk)因此又被称作《卢斯科信》(Lusk letter)邮戳日期是10月15日,于1888年10月16日收到。卢斯科当时打开随信附上的小盒子时,发现里面是半颗肾脏,后来医生将其保存于乙醇之中并确认为是人类的肾脏。而受害者艾道斯那消失不见的肾脏就不言而喻的与之吻合了,但事实如何未经证实亦或未公开宣称,因此大众也在各种猜忌中观点不一。另外还有一封信值得一提,其日期显示是1888年9月17日,多数专家们相信这是在20世纪才被放入警方档案的一封现代赝品。因为这封信无发现任何当时调查的鉴识证据。另外也没有得到过当时任何警方的认可,而且部分看过的人宣称这封信是用圆珠笔书写,而圆珠笔是要到开膛手杰克犯案后50多年后才发明出来的。

最终警方没能阻止杰克,反倒是“开膛手”自己在11月9日犯下了最后一起虐杀的案件后,销声匿迹了。之后伦敦再也没有出现类似作案手法的凶杀案,苏格兰场也在4年后不得不最终放弃对这一系列命案的追查。自1970年之后有关这个案件的各种书籍就出版了近百部,这场跨越数月影响百年的世纪迷案,由于种种的扑朔迷离,在社会上存在很多迥然不同的说法,18年来,“开膛手情结”始终纠缠着西方世界,至今也无丝毫消减之势。被认为是“开膛手杰克”的嫌疑凶犯约有200人之多,其中最知名的有刘易斯卡罗尔(童话《爱丽丝漫游奇境》的作者)、艾伯特维克多王子、英国著名印象派画家沃尔特西克,甚至包括英国首相丘吉尔的父亲伦道夫丘吉尔。只不过都没能有确凿的证据来证实。开膛手杰克的凶残和伦敦警方的无能震动了整个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为此也罕见地大发雷霆,这也最终导致了帝国警方高层的人事变动(然而坊间阴谋论猜测说,维多利亚女王正是其破案无所进展的主因)。

在关于开膛手的诸多阴谋论中最具影响的是“王室阴谋假说”,其猜想认为开膛手杰克是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孙。谣传他因为与其中一位有染,事后为了掩盖丑闻才痛下杀手。而连续杀人事件则是牵扯世界各国阴谋论的共济会所为。为了扶植长孙顺利继承王位而放出的烟雾弹。 政治内幕,王室争位,神秘组织,这些元素让“王室阴谋假说”都极具神秘色彩与戏剧性(集各种假说为创作素材,集大成于一身全部都是戏)。关于这些问题的讨论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而开膛手杰克则成为了集各种阴暗猜想于一体的象征,持续扎根于人们的内心。

纵观开膛手杰克所活跃的整个历史,不由让人提出一个疑问:人类的历史进程中从来就不缺屠夫和凶犯,开膛手杰克并不是史上第一个连续杀人狂,其作案手法也不能算最残忍的。可为什么偏偏就是他撼动了时代,持续影响着未来,而且即使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借助形色多样的戏剧深化依然能让人们不寒而栗。

在接下来的一百多年时间里,以“开膛手杰克”为题材的小说和影视动漫以及游戏作品更是在全球范围内层出不穷。大量学者在这一事件之后开始针对这位杀人狂的行为进行研究,犯罪心理学也借此逐渐被全球所津津乐道。

而《刺客信条:枭雄》之“开膛手杰克”游戏中的杰克则被臆想进了刺客的架构中,根据育碧大刺客系列开脑洞的习惯,从真实历史中剥离出开膛手杰克的主要事迹、部分经历史验证的现实信件、及部分具有较高争议度的事件人物,后结合刺客的故事走向进行加工而成。故事讲述本篇的20年后,而早在本篇的一个支线之中我们就曾遇到过一位化名杰克的类似人物,起初有人猜想会否之后出现开膛手的后续内容,果不其然DLC验证了这一点。DLC放出后就引起了广泛的剧情讨论,有人曾猜测因为主角与杰克的密切纠葛因此会不会雅各布就是杰克…将历史真实人物胡比进刺客世界观不说果真如此设定也就进入了精神分裂的老梗神剧情了,更有甚者猜测或许有两个杰克,其中一个是雅各布所扮。目的在于转移圣殿骑士注意力将刺杀的圣殿嫁祸于杰克名下。猜测终究只是主观臆想的延伸。而DLC将“开膛手杰克”的真实身份设定为一个被雅各布从精神病院救出、并招募进伦敦刺客兄弟会的年轻刺客,但由于母亲惨死以及在精神病院中被虐待的经历,而对整个刺客的信条产生了怀疑,甚至将母亲的死归咎于雅各布,决定用极端残暴的手段对伦敦进行控制与“清洗”。

《雾霾1886》(教团1886)尽管是蒸汽朋克加略科幻的架空设定,但是其世界观毕竟是英国还是没有错过开膛手杰克这个话题的年景。而加拉哈德的长相长得有点像此前公布的开膛手杰克相貌还原图,且从游戏结局看不知道续作故事会如何发展,加拉哈德会不会被栽赃成为了“开膛手杰克”而被追捕呢?

而在R星颇具开创性的《黑色洛城》也有相关内容。案件之一的“黑色大丽花”中凶手将尸体脸部剖割的刻画与之虐杀女性的凶残有过之无不及。不过这款游戏相对难度略高,如果没有一定的缜密技巧与细致观察的话说不定真能体会到“苏格兰场”当年的心理阴影面积也说不定呢~为避免感官不适,游戏中尸体的脸被割成如下这个样子。

如果说论英国的著名人物提到开膛手杰克就不得不关联到福尔摩斯,而说道柯南道尔就不得不提青山冈昌了。如上所说由此就要提及《福尔摩斯VS开膛手杰克》与柯南的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后者构建了一个19世纪伦敦的世界观。作品中设定的杰克是一个孤儿,被莫里亚蒂教授抚养长大并培养成了一个杀手。教授则每次通过报纸发暗语指示他杀谁,杰克碰巧是目标之一的儿子,在杀掉之后发现是自己的娘亲。在剧场版中,杰克是一位18岁左右的年轻人,并且没说过一句话。剧中的杰克或许是借鉴了现实中最终嫌疑人的推述验证,因此剧中设定为通过秀美的外表男扮女装混于人群之中逃跑。剧情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设计。作为片中大反派结果是开膛手杰克的后代。不过如果对比现实中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至于原因请见下文。

而由乌克兰制作组frogwares开发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系列在09年的时候就推出过其第五部作品《福尔摩斯VS开膛手杰克》。在本作中,开发商如愿让英国这最具影响力现实传奇与戏剧传奇的两位角色来了场正邪对决,而游戏本身的素质客观说也还不错,毕竟至今《夏洛克福尔摩斯》系列游戏也都还活着。

如今的戏剧创作中许多高智商犯罪者的形象原型就是开膛手杰克,其对于艺术创作的影响不仅跨越了国界,也跨越了时代。即使在今天,开膛手杰克依然活在《来自地狱》《开膛街》等影视动漫与游戏的创作当中。

其实在作品之外,福尔摩斯的作者阿瑟柯南道尔爵士也对开膛手杰克的真实身份有过自己的猜想。他认为杰克的性别极有可能是女性而不是大家一直默认的男性。其理论也作出了相应论证并得到了部分人的支持,甚至有英国学者做了DNA比对称开膛手杰克的嫌疑信件的确是出自女人之手。现代科技破悬案;百年真凶初露端倪

我们都知道开膛手杰克所以称为神秘,除了悬而未决的案件使然之外,作为未解之谜的本身真实身份一直也是处于各种猜想之中。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就曾表达过观点说杰克是个女人,其职业也很可能是个接生婆。

而关于身份的剖析其中相对可信的是美国一位女作家帕特里夏康沃尔经过一年多细致调查研究,发表了一部名为《疑案了结;一个杀手的肖像》的小说,其中初步断定了英国印象派画家沃尔特西克特就是“开膛者杰克”。这本书2002年11月在美国一出版就成为畅销书,仅在美国就售出了75万册,小说的法文译本在法国也卖了15万册。

开膛手杰克作为连环变态杀人狂。为什么没有在如此残虐的犯案过程中奸杀或者奸尸呢!?各位如果可以参考下变态杀人狂的资料。就能够发现没有哪个不是奸杀,为什么杰克没有呢?据称最具嫌疑的西克特是个性无能,他患有性功能障碍。而正因为没有奸杀,道尔爵士也认为这不是男人所为。道尔认为杰克是个接生婆,而满身是血的接生婆逃跑时可以不被生疑也有一定道理。不过道尔可能不知道.如果凶手是个演员的话,那么扮演接生婆也是说的通的。而西克特除了是个画家之外同样是个优秀的演员。如果我们仔细看,当年的目击证人看到的胡须的或许是杰克化装后的样子,假如胡子拿掉,再拿照片和西克特的照片(右下)对比一下,西克特是不是杰克,这也是见仁见智了吧。

开膛手杰克的历史已经过去一百二十多年。其间也使得大量爱好者去研究,尝试破案,而其真凶却始终未知,这也引起了世界专家的兴趣,运用先进的DNA技术,专家们也似乎将真相日渐托出了水面。借由作为业余侦探的开膛手杰克狂热粉丝Edwards在一次拍卖会上买到的沾有一百多年前的那位受害人Catherine Eddowes血迹的披肩。知名法医Jari Louhelainen在披肩上提取到了除受害者本人之外的另一个DNA,之后被判明属于同样与受害者混迹于伦敦东区的波兰移民亚伦科明斯基。

这位波兰理发师名叫亚伦科明斯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他的症状包括幻听、担心被别人吃掉以及拒绝梳洗。由于贫困,他的一生过得相当坎坷,最终在1891年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于1919年离开人世。亚伦在当年就早已被列入六大关键嫌犯之列。但是受限于那个时代有限的刑侦技术,警方一直拿不出有效例证进行指控。如今通过DNA对比,已经确认他的后代和披肩上的血迹所有者有99.2%的亲缘关系。

身份或许已经初露端倪,而面貌的还原也于最近有了进展,来自苏格兰场(伦敦警察厅)暴力犯罪指挥部的女刑侦专家劳拉理查德,根据历史文献记载的13名目击证人提供的凶手特征,利用现代刑侦技术,首次制作了一张“开膛手杰克”的模拟画像,将这名“世纪恶徒”的容貌进行了具象化。据劳拉分析“开膛手杰克”的年龄应在25岁至35岁之间,体格健壮,身高应在1.65米到1.70米之间。

一个多世纪以来坊间流传的都是从未有人见过“开膛手”的真容,然而根据历史记载,曾有许多目击者亲眼见到了凶手。劳拉也正是依据当年这些目击者的口述,绘制出了模拟画像。然而从人们表现出的态度来看,似乎很少有人希望揭开这位连环杀手的神秘面纱。但与此意愿相反的人也大有人在。或许就如同维纳斯的胳膊,复原的话就会在原有美感上大打了折扣,将尼斯湖的水抽去,你恐怕也不会再痴迷于水怪传说的道理一样吧。

但人类的本能就是孜孜不倦的寻求真相,既然是百年悬案,迷雾越深厚对于探求欲强烈的人们也越是具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作为今日头条青云计划、百家号百+计划获得者,2019百度数码年度作者、百家号科技领域最具人气作者、2019搜狗科技文化作者、2021百家号季度影响力创作者,曾荣获2013搜狐最佳行业媒体人、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北京赛季军、 2015年度光芒体验大奖、2015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总决赛季军、2018百度动态年度实力红人等诸多大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