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评论:莱斯特成功秘诀是一群失败者

韦斯摩根15岁时,被英格兰第三级别某队的青年队遣散,但他的母亲一位身材肥胖的牙买加裔中年妇女,却始终坚信儿子有实力立足于英超。两年前,她终于梦想成真。此时,她的儿子已年至而立,进入了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生涯的中后期。

和大部分母亲一样,她无条件支持着自己儿子的一切:无论胜利、失利还是伤病。每次比赛结束,她总会第一时间发短信给儿子表达自己的爱,内容大同小异。不过,从2015-2016赛季开始,短信末尾的“亲吻”和“拥抱”表情开始变得更多:儿子效力的莱斯特城从赛季初期开始一路领跑英超至今。这位坚信梦想的母亲,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儿子不仅足够优秀,还是最好的之一。

本赛季韦斯摩根和队友创造了令全世界为之侧目的足坛奇迹:用一年时间,在世界第一联赛,从降级热门变成第一名。

“保留住英超席位已经是我们巨大的成就,在此基础上,任何成绩上的提升都像是额外奖励。”摩根谦虚地表示,“我们一直相信,尽管球队整体实力并不出类拔萃,但仍然有能力和联赛中的其他球队做得一样好。”这不得不让人联想起本赛季莱斯特城获得联赛半程冠军时,主帅拉捏利说过的那句:“我们本赛季的目标仍然是保级,下半赛季我们争取再拿到40个联赛积分。”

低调、朴实是这支俱乐部最显而易见的气质,同样也是队长韦斯摩根个人经历的写照。15岁被诺茨郡青年队遣散后,他无球可踢,只能断断续续地靠野球维持足球梦想,一踢就是3年。在决定是否成为职业球员的最关键时刻18岁,他身材已经严重变形,老天眷顾,在诺丁汉森林队他得到第二次机会。

时任诺丁汉森林足球学校总监约翰佩姆伯顿依然记得,第一次把韦斯摩根带到球场时的尴尬情景。“他的球袜都拉不到膝盖,因为他的小腿实在太粗了,粗到几乎并在一起。球衣穿上之后,也变成了紧身衣,他实在太胖了。”

比肥胖更让人焦急的是,佩姆伯顿还要把摩根藏起来,不让时任球队主帅保罗哈特发现。“保罗在停车场看到了他(摩根),立马发问这家伙是谁?我立马回答说是试训球员。但保罗接着说,我们不接受这种身材的试训球员。这之后我们把他藏了整整8个月。”

8个月后,19岁的摩根完成了职业生涯首秀。直到那场比赛后,主帅才从佩姆伯顿那得知,原来摩根就是那个他在停车场连正眼都没瞧的超重“试训球员”。

整整10年,摩根的训练水准始终是森林队中最优秀的。事实上,他的积极态度从当初8个月的减肥期开始就一直没有变过。主帅哈特形容,摩根是那种你在训练场上看一眼,就在主力阵容中为他留好位置的球员。

“被遣散的经历让我学会了珍惜机会。我知道自己天赋并不出众(不可能成为球星),所以我只想做得和别人一样好。”摩根诚恳地表示。

但事实上,在前莱斯特城主帅奈杰尔佩尔森看来,他做得比别人都要好。于是2012年夏天,当时仍征战英冠联赛的莱斯特城向28岁的摩根抛出橄榄枝,佩尔森甚至表示愿意围绕摩根打造球队阵容。

真人秀《美国偶像》毒舌评委西蒙考威尔曾说,舞台上最令人感动的,是那些不知道自己有多出色的普通人。在这支神奇的莱斯特城阵中,和队长韦斯摩根一样,过往籍籍无名、黯淡无光,被抛弃、被低估的球员不在少数。

球队当家前锋杰米瓦尔迪,本赛季已攻入22球助攻8次,排在英超联赛射手榜第二位。目前被职业球员协会列入“年度最佳球员”的候选名单,并被看作是获奖热门。他同样在年少时有被低级别青年队抛弃的经历,年少轻狂时因滋事斗殴还被警方强制在脚脖子上系过监控装置。4年前还在业余队效力的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4年后,好莱坞经纪人会有意愿将他的经历拍成励志电影。

同样入选“年度最佳球员”候选名单的马赫雷斯,也曾是个籍籍无名的小角色。2年前尚在在法国次级别联赛效力的他,甚至不确定莱斯特城是一支足球队,还是橄榄球队(莱斯特老虎队,英式橄榄球老牌强队)。

右后卫辛普森,后腰德林克沃特(昵称:喝水哥)都曾被曼联青年队抛弃;门将卡斯帕舒梅切尔离开曼城队时,被认为永远无法达到父亲(丹麦传奇门将彼得舒梅切尔)的高度;与队长摩根搭档的德国中卫胡特,曾被穆里尼奥调侃为“勇有余,智欠佳”,后遭遇切尔西扫地出门,在莱斯特废柴变成宝贝。现在要求征召他进入德国国家队,征战今年夏天欧洲杯的声音越来越大。

就连主教练拉捏利,也是一个充满喜剧色彩的悲剧人物。长年在赛季中段充当“补锅匠”的他,好不容易签下一份完整工作合同,却又因为战绩糟糕,合同执行4个月后被别人强行“补锅”:率领希腊完成0比1负于法罗群岛的耻辱性失利。

这些过往的失败者,如今却正在成为全世界球迷热爱莱斯特城的原因,连许多豪门球迷也不例外。

作为一位持有切尔西季票长达20年的蓝军球迷,BBC Radio 2频道的解说员杰瑞米怀恩说:我希望莱斯特城赢得冠军,因为我的球队不能。“莱斯特配得上这个冠军,也一定能夺冠”,因为它让人看到了英格兰足球的另一种可能。“莱斯特城让我们支持的球队看起来像是业余队。” 杰瑞米怀恩继续道,“尽管这让我心痛,但我却因此爱上了他们。”

曾效力于莱斯特城的威尔士中场悍将罗比萨维奇,如今是英国本土知名体育媒体人,经友人介绍,萨维奇与笔者分享了一个与之相似的小故事。一次他在BBC Radio 5参加一档直播节目时,接到了一名莱斯特城老球迷的电话。在电话里这名叫李的听众激动得有些含糊不清:“从最后一名到第一名,我们只用了12个月。”

球迷接着说,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子身边的同学、玩伴,从小就是曼联、阿森纳和切尔西这些豪门的球迷。自己一直努力说服儿子去现场看一眼莱斯特城,因为他坚信莱斯特城终有一天会有所成就(尽管这支球队从来没获得过任何像样的荣誉)。但儿子对此不屑一顾。

然而有一天,李的儿子突然激动地跑到自己面前,大声喊道:“爸爸,爸爸,太棒了,真的太棒了!”那一刻,电话那头的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啜泣:“请不要告诉我,我们没有机会夺得冠军。”

说到这,萨维奇,这名球坛硬汉的语气变得柔和,回答道:“李,我该怎么反驳你?莱斯特城怎么可能没有机会夺冠呢?”

“或许很多人都有自己支持了一辈子的球队,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同时默默地喜欢莱斯特城,并期望他们赢球。”说到这,他呷了一口咖啡。

我的好友,FIFA记者,著名巴塞罗那球迷马丁德帕拉西奥今年年初托我从莱斯特帮他买一件球衣,因为“巴塞罗那的莱斯特城球衣早就卖空了。”

每天有成千上万个像他这样的新莱斯特球迷诞生,正如每天有无数个普通人期待发现并展示自己的才华。

薛之谦与杜兰特,他们两人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在粉丝中积累的高大形象,正在崩塌,好不容易被贴上的人设标签,被无情撕掉。

在大连一方冲超进入倒计时的当下,大连这座足球城里,至今依然没有看到抑制不住的欢庆情绪和举动。

积分榜上,上港的51分,已是申花的一倍有余。而两者一个上行、一个下行的趋势,可能延续一段时间。上海德比,已经没得比。

既然中国近年来有那么多人热衷于参加马拉松赛事,是否会因此推高我国顶尖选手在这个项目上的水平呢?很遗憾,答案是否定的。

希望两队下次交手时,都能够把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在场上。不仅是场上对决显得有档次,场下对决也能够显得有腔调。

能在实力如此强劲的恒大面前实现绝处逢生,又何尝不会为今后征战关键战役时增添底气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