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9000万骑士还想续约塞克斯顿!加兰德说得对他不是首选

《克利夫兰老实人报》记者Chris Fedor的最新报道称,骑士队计划和塞克斯顿进行谈判,骑士队虽然有心想要续约塞克斯顿,但不愿意为他提供过高的筹价,薪资预计在1500-1800万,塞克斯顿希望得到首发后卫的薪资,能够和球队签下超过2000万的续约。作为新晋领袖,加兰德也为自己的好友塞克斯顿发声,表示想要和他继续打球,不过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管理层的手里。

骑士队以东部第八的成绩,在附加赛被老鹰队淘汰,尽管有太多的不甘,却也无可奈何。阿伦的手指骨折成为了全场的转折点,作为全明星中锋,阿伦俨然成为了球队的非卖品。管理层信任以阿伦和加兰德的组合能够带着球队打出季后赛的成绩,球队将补强的重心都放在侧翼阵容上,将维金斯列为他们招募的首要对象,其次包括格兰特、戈登等多位球员。

在Chris Fedor的报道中,加兰德接受媒体的采访,并且谈到了塞克斯顿将要成为自由球员,加兰德表示:“这个决定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之内,对我来讲肯定是想要续约塞克斯顿。”本赛季塞克斯顿还拿到了场均16分3.3篮板和2.1助攻,最终遭遇赛季报销反而成就了骑士队,在塞克斯顿缺席以后,球队打得更加团结,加兰德和阿伦带着球队一度冲击到东部第五的位置。

塞克斯顿将要成为受限制的自由球员,在效力骑士队期间,塞克斯顿证明了自己的得分能力,在面对篮网队更是接连击败拥有欧文和杜兰特的篮网队。塞克斯顿在本赛季仅出战11场就宣布赛季报销,下个赛季塞克斯顿的状态很难得到评估,骑士队在和塞克斯顿的谈判过程中,最高的合同报价就是5年9000万,不过塞克斯顿更希望能拿到1.2亿的续约。

球队在送走小波特以后,加兰德是让球队改变最大的球员,他展现了进攻和组织上的两个能力,相比之下,塞克斯顿的单打方式让球队感到担忧,球队想要让他成为第二或者第三进攻球员,来辅佐加兰德。在面对塞克斯顿续约的问题上,加兰德的回应也是颇为官方,随后加兰德又表示,“现在我们计划一起出去旅游,并不会太过于关注续约的问题。”

管理层也确定了,在加兰德、本布里和阿伦之外,其他球员都可以成为交易的筹码,其中就包括替补阵容的乐福,塞克斯顿将会成为主要的交易筹码,管理层希望帮助球队打进季后赛,球队拥有马尔卡宁、奥斯曼等人,唯一的缺陷还是在锋线阵容上,联盟中不少球队也关注塞克斯顿,包括马刺等球队在内,所以塞克斯顿在自由市场上还是备受青睐。

令人惋惜!抗战前中国险些生产跨时代先进枪械若服役可碾压敌寇

纵观二战中大多数步兵的主要武器,多半依旧是栓动步枪,这些步枪虽然以精度高射程远和威力大著称,但其射速显然开始无法满足实战需求。而美军依靠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由此在步兵火力方面奠定了巨大优势,在太平洋战场上有时两支加兰德轮流射击时即可压制日军的歪把子轻机枪,而日军步枪打一发就可能招来美军多发的反击,所以幸存日军无不对这种武器铿锵有力的射击声心有余悸。据称,日军害怕该枪的程度远超过害怕汤姆森冲锋枪,然而多数人不会想到的是中国也曾差点配备一种堪称技术跨时代的半自动武器,这种武器就是捷克斯洛伐克产的ZH29半自动步枪。

二战前,捷克斯洛伐克作为中欧重要的工业国家,其军火产量和质量都可谓名噪一时,特别是其布尔诺兵工厂枪械设计师哈力克设计的ZB26轻机枪(捷克式)成为世界顶尖的同类武器,并在出口中国后成为中国抗战将士的重要利器。完成ZB26的设计后,大受鼓舞的捷克高层让哈力克再度设计一种全新步枪,按照要求这种步枪将无需拉动枪栓即可实现后续射击,理论射速甚至接近点射的轻机枪,而精度却相对接近短步枪。无疑这就是后来半自动步枪的概念雏形,在当时可谓跨时代的设计思维,其难度可想而知。哈力克经过思索,决定大幅搬用捷克式轻机枪的成功设计之处来协助其新步枪的研发,所以这种后来定型为ZH29的步枪也有着类似的长活塞导气和枪机偏移式闭锁的结构,其导气管位于枪管下方,只有一小部分露出。其枪击闭锁方式在借鉴捷克式设计思路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变化,因为后者的枪机尾部上抬顶在了闭锁支撑面上,而ZH29则是枪机侧偏,上膛后枪机尾部在枪机闭锁斜面带动下向左侧偏移,可以视为捷克式轻机枪的枪机和枪机框横着躺下来。然而,从照门角度来看这也导致该枪的准星明显右偏,这就导致射击者必须自己用经验纠正提前量,相对于栓动步枪必然会在远距离精度上有所不如。

捷克式轻机枪素以结构坚固简单,可靠性高且利于保养著称,ZH29也有类似的模式,由于其上下机匣类似现代的一些步枪,所以只需要拆卸后方一个销钉即可拆下下机匣,然后就可以检查扳机或抽出枪机和导气活塞进行擦洗保洁。同样,对护木和散热盖的拆卸保养也只需要扭一下附近的螺母即可,从这一点来看该枪在保养性方面远比二战中晚自己十多年诞生的苏联SVT40、德国G43等半自动武器简单。在击发结构上,ZH29的回转击锤和双阻铁击发结构也有独特优势,其原理就是扣动扳机后,扳机抬起击发阻铁尾部,阻铁头的钩部下沉后释放击锤,使其向前回转打击击针使得子弹被击发。随后枪机框被导气装置活塞向后猛烈推动,开始后坐并压倒击锤,此时击锤已被单发阻铁挂住而不会跟着枪机框一道被弹回去,松开扳机击发阻铁才会放开击锤。但这时击锤已被再次抬起的击发阻铁挂住,只能再次扣动扳机才能发射。这种结构多见于二战中的加兰德,越战中的M14以及后来的AK或M16等武器,只是ZH29的结构相对原始且更复杂。此外,ZH29的击发结构还可以充当空仓挂机,一旦弹匣子弹耗尽后其托弹板就会挡住枪机使其不能复进,最终保持抛壳口敞开,进而提醒射手必须换弹匣。而解脱空仓挂机时,则只需轻扣扳机即可使得枪机复位,无需和其他半自动武器那样在装填后还需后拉枪机。而后来的加兰德步枪在空仓后,夹伤手指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据称后来著名的德国STG44全自动步枪的扳机组也曾参考了ZH29。

在供弹方面,该枪被要求使用5发、10发甚至25发的弹匣,如果改装后甚至可以容纳20或30发捷克式机枪弹匣。而捷克式的弹匣则是正上方插入,下方抛弹壳,而ZH29最初的设计是下方插弹匣,但这就会导致抛壳口处于右侧,必然会影响射手发挥。最终哈力克决定另辟蹊径,在枪机逆时针旋转90度的同时将ZH29的闭锁支撑面改进了,虽然这导致闭锁时出现了左倾斜,但也解决了抛壳口问题。而由此带来的优点则是该枪作为一支步枪,其火力持续性几乎在特定情况下堪比捷克式轻机枪,考虑其射速也超过了此前以高射速闻名的英国恩菲尔德系列栓动步枪,所以不难想象这种武器一旦投入使用,必然会让使用者在步兵对决方面彻底锁定压倒性优势,因为从火力密度上来看该枪甚至比后来的加兰德有过之无不及。然而一些超前的设计也带来了工艺和材料上的高要求,该枪大量采用铝合金等切削件,内部结构和制作工艺远比98K一类栓动步枪复杂得多,由于生产过程中一些零部件过于精密,所以废品率也相对较高,因此如果没有出色的兵工厂生产线就很难满足批量合格生产的要求。所以就易生产性和成本方面,该枪就和此前的捷克式轻机枪形成很大反差,毕竟当时多数国家都不可能批量生产一种如此昂贵的轻武器,要知道二战中财大气粗的美国最终都无法承受弹鼓型汤姆森冲锋枪的高昂价格最终以廉价的M3冲锋枪取而代之。因此在欧洲和近东,只有希腊、罗马尼亚和土耳其等国少量购买用于测试,同样少量购买的还有泰国和埃塞俄比亚。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当时中国东北军直接购买了近500支此类步枪,首批150支就配备给了张学良的卫队。据记录ZH29有三种改型,其不同点表现在枪管长度上,所以短管卡宾型也被称为ZH32,而ZH29连同ZH32全系列产量也仅为一万左右。虽然同一时期美国在研发半自动步枪时也引入该枪,但却发现该枪结构复杂导致可靠性相对较弱,但当时东北军位于沈阳的奉天兵工厂却在测试后认为自己有能力也有财力仿造ZH29这种跨时代步枪。当时奉天兵工厂年产子弹就超过一亿发,而且还发展成国内首屈一指的规模,甚至其生产各类火炮的能力远超过当时国内任何一处。非但如此,奉天兵工厂经过张作霖多年苦心经营,其生产质量也十分出色,据称其制造的步机枪在各方面参数上几乎接近日本本土兵工厂的水平,而且奉天兵工厂还在引入他国武器的同时开始着力于初步的自行研发,这是当时国内各地兵工厂都很少见的高水平。据资料显示,如果没有随后爆发的918事变导致日寇侵吞东北,那么奉天兵工厂就会开辟ZH29的生产线进而让其逐步批量配备东北军。抗战中,即使后来的德械师也只配备短枪管毛瑟栓动步枪的中国版:中正式,这种步枪在射速上对比日寇的三八式并无优势,精度更是有所差距,中正式尚且如此,其他杂牌步枪更不要说。试想如果ZH29以一定数量配备部队,那么必然会让日寇提前几年在步兵对决中感受到被半自动武器支配的恐惧!

二战中日军屡屡被捷克式轻机枪痛击后,也在缴获后根据其特点仿造了96式和99式两种轻机枪,它们的性能属于当时一流。同样,部分沦入敌手的ZH29步枪也被日军测试并仿造,日本版ZH29大体照搬了原版的枪机结构等设计,但由于被要求使用日本友坂6.5毫米步枪弹,所以日版ZH29的机匣长度降低,此外日版ZH29在机匣尾部等区域增设了照门高度调节钮,和原版ZH29的缺口标尺有所不同。日本版ZH29采用分离式不随动拉机柄,抛壳口半封闭处理,理论上有助于防尘和射击精度提升,其扳机和弹匣卡簧也比原版ZH29有所简化。据统计东京瓦斯电力公司自1932年开始仿造了12支山寨版ZH29,并且接受了实弹测试,然而日军高层认为该枪精度明显不如三八式,而且高射速对弹药的浪费十分严重,更不要说其复杂的结构,特殊的工艺外加对材料质量和种类要求很高。评估会议上日军高层直言这种武器虽然的确有先进之处,但成本太高,日本的资源有限经不起消耗,因此仿造后大量配备得不偿失。正是由于日本陆军的抠搜,导致日军步兵只能一直使用栓动的三八式和九九式步枪,最终在太平洋战场上被美军半自动步枪屡屡压制。对ZH29步枪这种当时十分先进但明显冷门的武器而言,它的命运无疑是悲哀的,其祖国后来被德国吞并导致它和捷克式未能在保卫母国的战斗中一显身手。而相比于其同族前辈捷克式,ZH29又因各种因素失去了在异国他乡另一场卫国战争中大显身手的好机会,进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所以其命运可谓悲上加悲。

兄弟你这大拇指还要么?M1加兰德步枪为啥会夹到手指头

对轻武器比较熟悉的兄弟应该都听过加兰德夹拇指的故事,确实,加兰德有这个毛病,而且在国外还专门给他起了个“garand thumb”的称呼。这篇也是有兄弟希望我聊聊为什么加兰德会出现这种情况,是误操作还是设计失误。

这问题首先得从M1加兰德的空仓挂机开始说,它不像现代步枪的空挂大多在弹膛后方,而是在右前侧,长活塞与枪机连接的导杆位置。

下图黄色的是长活塞与连杆,紫色的就是负责勾住连杆的空挂阻铁,土黄和靛青色的是连接托弹板的杠杆。图中状态是空仓挂起状态。

加兰德塞入弹夹时,随着托弹板的下降,紫色的空挂阻铁与活塞杆脱离。按理来说这会枪机应该在复进簧的作用下与活塞一起复进了吧?是不是这会儿就会夹手指了丫?

并不是,看上图。当弹夹插入时,空挂阻铁脱离,我们很明显可以看到枪机已经前进了,并抵住了一枚子弹尾部,但由于拇指此时用力按在那发子弹上,导致枪机无法顺利推弹前进,换句话说,只要大拇指按着弹夹最上方那发子弹,那么加兰德的枪机是不会复进的,而一松开就会复进。

3、包络式弹夹已经松了或者没有装满8发,手指即便下压也无法提供足够的摩擦力阻止枪机复进。

但以上都属于误操作,毕竟加兰德正确的装填姿势是,用右手手掌抵住拉机柄,然后拇指往里头压弹,这样的话最安全。

还有一种情况是子弹打完后,或者拉开拉机柄后,枪机并没有挂在阻铁上,而是抵在了托弹板上。

错误,枪机挂在了托弹板上,这时候,弹夹或者手指随便一下压托弹板,枪机立马复位,夹手指的情况也就会发生了。

所以说,加兰德夹大拇指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也确实是因为误操作导致。然而话又说回来,如果一个设计容易让人误操作,那这个设计本身肯定也不合理。当然这个问题即便是美国人也分两派在互撕,我个人是倾向于设计本身有问题,毕竟这类制式步枪就得设计的越傻瓜越好。

《拯救大兵瑞恩》细节解读德国士兵为什么不杀厄本?

论起来,对国内电影业带来巨大影响力的国外大片里,《拯救大兵瑞恩》绝对算是一部不可忽视的经典之作。

关于《拯救大兵瑞恩》电影中的很多细节,也一直是一个值得探究的话题,该片制作精良,如果只走马观花看个一两遍,显然是不够的。

瑞恩的直接原型是101空降师的士兵尼兰德,他和三个哥哥同时服役,其中两位哥哥在诺曼底登陆战中阵亡,大哥在缅甸战场上执行轰炸任务时被日军击落失踪,所在部队将其判为阵亡。

鉴于尼兰德的特殊情况,他被允许回家,不过他回家的过程很简单,由部队里的随军牧师找到他并通知他可以回国,没有什么拯救小分队和一系列故事,电影《拯救大兵瑞恩》拍了一个随军牧师的镜头,估计也是向这位米勒上尉的现实原型致敬吧。

二战胜利后,尼兰德的大哥从日军战俘营获救,兄弟俩一直活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

很多观众认为《拯救大兵瑞恩》体现了老美的人文主义关怀,实际上这种事情在各国部队里并不稀罕,传承香火的观念全世界都有。

我国九十年代初拍摄的电视剧《北洋水师》里就有类似桥段,炮台守军要和日军打到底,在血战开始前,负责指挥的老兵下了一道命令:是家里独子的,走,兄弟俩在这儿的,当哥的回去。

值得一提的是,《拯救大兵瑞恩》和电视剧《兄弟连》有很深的关系,都有关于101空降师的人物和内容,网络上有一则传言,在《拯救大兵瑞恩》电影宣传时,有人送给汤姆·汉克斯一本不知名的小说《兄弟连》,他看了之后深受感动,后来主导并参与拍摄了《兄弟连》。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言,《兄弟连》在美国是畅销书,早在《拯救大兵瑞恩》拍摄前好几年就登上过畅销榜,小说作者史蒂芬·安布罗斯更是《拯救大兵瑞恩》的历史顾问,斯皮尔伯格和汤姆·汉克斯不可能直到电影上映后才知道《兄弟连》。

其中需要注意的番号有三个,一个是瑞恩所在的101空降师,臂章是一头老鹰,他们在片中出现的次数非常多,战斗力也很强。

另一个是米勒上尉指挥的部队,他们属于美军第二游骑兵营,他们的臂章是蓝色的“RANGERS”,头盔后面还有个“2”,代表他们属于第二游骑兵营。

游骑兵相当于突击队,战斗力那是相当强悍,在诺曼底抢滩战斗中居功至伟,因此上级把拯救大兵瑞恩这件苦差交给了他们。

在诺曼底海滩上,有个士兵请米勒上尉下命令该怎么打,那个士兵并不是米勒的部下,而是美军29师的,臂章是一个类似太极的蓝白椭圆标志,这个29师也是诺曼底抢滩的主力。

请注意一下,拯救小分队里有一个外来户厄本,其他队员对他并不友好,原因很简单,一方面厄本是搞文职的新兵蛋子,被老兵油子欺负并不罕见。另一方面厄本也是29师的,和拯救小分队其他成员根本不是一个部队的战友,被轻视也是正常现象。

《拯救大兵瑞恩》的轻武器细节设计很到位,米勒上尉的汤姆森冲锋枪,霍瓦特中士的卡宾枪,莱宾当机枪使用的勃朗宁自动步枪,杰克逊的春田狙击步枪,其他士兵的加兰德步枪等等。

其中值得一提的细节是杰克逊大拇指上的淤青,这个细节简直太强了,估计饰演杰克逊的演员没少玩加兰德步枪,他的大拇指应该是被加兰德步枪备受诟病的“咬手指”功能给夹了,二战时很多美国士兵的手指头都被加兰德夹过,这一点很写实。

电影很难避免穿帮,《拯救大兵瑞恩》也不例外,该片被挑出的穿帮镜头也有不少,其中有些是比较低级的。

诺曼底登陆的镜头里,有几名美军士兵在水下被德军机枪打死,目测这个水深超过两米,显然德军的机压根不可能打到水里那么远,这属于非常显眼的穿帮,导演自己也认,据说只是为了营造战场的残酷。

在卡帕佐牺牲后,拯救小分队只剩下七个人,但在一个远景切换中,整整齐齐走着八个人,显然,这是导演在剪辑时切错了画面。

影片末尾,有不少观众以为米勒上尉“打爆”了虎式坦克,但镜头一转,天空中出现了成群的P51野马战斗机,瑞恩称其为“反坦克飞机”。

实际上,线野马的主要用途是空中格斗,只是不知道把P51野马当“反坦克飞机”是剧组的穿帮还是瑞恩不懂。

在影片中有一个引起很多争议的画面,米勒上尉和瑞恩拿迫击炮弹当手榴弹用,先拆掉保险丝,再将炮弹尾部在铁板上撞击,然后投出后就可以起爆。

这个细节并不是穿帮,也不是神剧,因为美军在意大利战场上确实有士兵这么用过,剧组将这个桥段移植到了电影里。

电影里还有一个来源于线空降师的副师长带领部队机降,有下属不知道是蠢还是拍马屁,在副师长的座位下焊上了厚重的钢板用来防御,结果滑翔机头重脚轻直接摔了,这个桥段也被用来和拯救瑞恩的任务对比,为了一个人死那么多人,值得吗?

《拯救大兵瑞恩》里的名场面不少,其中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美军在小镇上和德军突然面对面遭遇然后同时举枪对峙了。

当时是因为下雨,一名美军不小心弄倒了木头砸破了砖墙,然后一个德军指挥部就突然出现在了美军面前,双方拿枪指着对方,但谁都不敢开第一枪,只能歇斯底里大喊让对方放下枪。

如果此时对峙双方有人搂不住火开了枪,可想而知,这将会是一场彼此都伤亡惨重的对射,毕竟距离太近。幸亏老美有援兵,二楼上有两支汤姆森冲锋枪出其不意突然开火,救下了米勒上尉他们。

后来这个桥段被一些影视剧学了去,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亮剑》,段鹏突击队和国军仓库守军的对峙,不过《亮剑》没学好,把援兵环节给去掉了,段鹏他们直接扫射打死了全部仓库守军,这样一来就显得不那么合理,所谓的对峙也就不成立。

《拯救大兵瑞恩》里还有一段争议比较大的场面,发生在影片末尾,厄本被战斗场面吓破了胆,不敢增援陷入困境的梅利,结果梅利被杀,杀害梅利的德军士兵下楼时遇到了厄本,两人擦肩而过,谁也没碰谁。

这个场面的争议在于有一部分观众认为这个德军士兵就是之前在雷达站被俘后和厄本交谈甚欢的德军士兵,他认识厄本,而且厄本帮他说过好话救了他一命,所以他没杀厄本。

实际上,这两个德军士兵虽然长得确实有些像,但显然并不是同一个人,雷达站被俘的德军士兵叫轮船威利,他属于国防军。

杀害梅利的那个德军士兵穿着党卫军服装,领章上有明显的“SS”,仔细端详一下,两人的长相其实相差不少,轮船威利显得憨厚一些(所以被放了),这个党卫军士兵显得更凶悍一些。

仔细看,一开始厄本手里是端着枪的,而且右手放在了扳机上,虽然他很怂,但他被逼急眼的情况下同样会扣动扳机开枪。

党卫军士兵下楼时是左手拎着枪,根本不具备快速开枪的条件,他如果第一时间想打死厄本,恐怕手还没碰到扳机就会被厄本打死。如果他当时是战斗持枪状态,第一时间就会开枪打死厄本,这是老兵油子的本能反应。

因此,站在党卫军士兵的视角,他看到厄本的那一刻心一定是凉凉的,正常情况下他必死无疑。

但是,厄本选择了将右手从扳机上举起,这是一种示弱或者讲和的手势“我不打你,你也别打我”。

姿态处于弱势一方的党卫军士兵显然接受了厄本的“讲和”,带着一点儿警惕也带着一点儿不屑从厄本身边走过,走之前还是回头看了厄本一眼,毕竟厄本手里是拿着枪的,这是正常反应。

反过来看厄本,即使对方把后背都让给他了,他依然没有勇气端起步枪,此时他的内心已经是处于崩溃状态了。

影片最后,德军进攻时,厄本只能选择装死,但当他看到被放走的轮船威利又拿起枪参加战斗,甚至还打中米勒上尉一枪时,他终于怒不可遏要反击了。

轮船威利第二次被俘虏,他还嬉皮笑脸跟厄本打招呼希望厄本再放过他一马,厄本这次选择了开枪,算是给米勒上尉复了仇,同时也是救赎了自己。

很多观众都特别讨厌《拯救大兵瑞恩》里的厄本,胆小如鼠还耽误事儿,白白害死了战友,从电影角度出发讨厌厄本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厄本实际上也是代表了一种人,普通人,害怕战争的普通人,需要在战争中磨砺的普通人,他的表现并不算奇葩,有些普通人上了战场没准儿还不如他。

如果细究起来,《拯救大兵瑞恩》其实和《兄弟连》在人物设计上有异曲同工之妙,几乎每个角色都能代表一种人或一种人格,米勒、瑞恩、霍瓦特、厄本、莱宾、杰克逊、梅利、韦德和卡帕佐,一个人一个样,这也是《拯救大兵瑞恩》另外一个让人着迷值得探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