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独自走夜路因为你背后有恐怖的斯兰达人!

为何你一个人在家,或者一个人走在夜间的小路上时,总会感觉背后有人在偷偷地注视着你呢?也许其实你并不是孤身一人。

这次要讲给大家的是,欧美流传已久的,最神秘的,最恐怖的超自然生物,斯兰达人(slender man)之谜!

生活在中国的人们可能几乎都没有听说过“斯兰达人”,对这个种群很陌生,他们在亚洲声名不显,但是在德国、美国及俄罗斯等欧美国家,却是名声煊赫!

欧美地区,有非常多的网友将自己曾经遭遇过斯兰达人的灵异事件分享在网上,无数的网络小说也曾有过关于他们的描述。因此,在欧美地区人们几乎都相信斯兰达人的存在。

斯兰达人被描述成一个瘦瘦高高的神秘生物,他们最显著的特征是身形非自然的瘦长,有着一张空白没有任何表情和特征的面孔。身穿一套全黑色的西装,打着黑色的领带,喜欢出没于多雾的街道或是树林以隐匿自己。据说他们还具备随意改变身形和伸缩手臂的能力,而且后背还有触手状的肢体,可以从任何角度来攻击被他们盯上的人。

在人们的印象中,斯兰达人无疑是很恐怖的,他们的目标几乎都集中在未成年的孩童上,他们会经常像粗树枝一样,隐藏在树丛之中,默默地监视着他们的那些猎物,伺机动手。凡是被他们盯上的目标,最终都会无缘无故的失踪,至于去了哪里,至今都无人知晓。在流传的很多事件中,连目击者都连带消失不见了。

有人说,那些最终逃脱斯兰达人的幸运儿们,也不会有好的下场,他们将在无法治愈的身体伤害的陪伴下度过余生。

关于斯兰达人的来源,众说纷纭,备受争议,唯一公认的是,他们最早出现在1600年的德国。起初人们将他们称为骑士或是庞大的人,经常出现在当时的版画和德国童话故事中,因此大家都认为他们起源自德国。

随着1900年代照相技术的发明,Slender man的图片再次浮出水面。黑白以及赛皮亚时代都有着他的身影。小孩失踪的案件在美国,英国,与俄罗斯频繁地发生,并经常伴随Slenderman在照片中的出现。到了二战与德国分裂时期,Slender man开始偶然地在德国战场出现,并有大量的美国,西德东德士兵失踪。同时在美国与加拿大有大量的滑冰者与小孩在森林失踪。

当Slender man接近锁定你的时候开始会有一些征兆,失眠、多疑、咳嗽带血等等,晚上睡不着。窗帘请记得拉上,因为有个瘦长的男人会在窗外偷看你…

斯兰达人线年的中旬,当时国外有个叫做SA的论坛推出了一个比赛,要求参与者把一些传说中灵异鬼怪合成在普通照片上,将其用在超自然论坛上,这个活动当时参与者非常之多。很多参与此比赛的用户,很快都将他们的合成作品分享了出来,几乎都是超自然图片和一些异常的照片。但是其中一位用户贴出的两张黑白照片引起了论坛其他用户的激烈反响。

这两张照片中都出现了一位诡异瘦长的鬼影,根据上传用户描述,这照片居然并非是合成的,而是一位叫做玛丽·托马斯的摄影师于1986年在斯特灵诚拍摄下来的。照片中的瘦长鬼影很明显便是传说中恐怖的斯兰达人。

一开始,大家并不相信,不过随即就有用户指出,说1986年斯特灵城曾发生过一起特大的儿童失踪案件,而失踪的14个孩童居然正是这张图片中玩耍的那些小孩!

此言一出,放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引发了网友的激烈讨论,甚至讨论一直持续到了2011年。这中间,陆陆续续又有很多的用户上传了大量他们遭遇过斯兰达人的照片,同时讲述了遭遇的经历,于是斯兰达人的传言越传越火,一度成为欧美最知名的都市传说!

甚至,除了图片之外,还涌现出了不少相关的视频,其中最火爆的当属2011年俄罗斯某网站爆出的活体斯兰达人视频。这段视频是手机在晚上拍摄的,可以明显看出有一个诡异的身影,看起来像是人的身体,但是却有着异常的超长手脚,看起来像是蜘蛛一般,全身看起来是木色。视频里面,有人叫喊着:“哇,他下去了,他下去了!”这个怪物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姿势静悄悄的往下爬。到达地面之后,他们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看上去像极了传说中的斯兰达人,视频最后在拍摄者的尖叫声中结束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拍摄地点是俄罗斯莫斯科市的某个小区,随后俄罗斯网民惊奇的发现这个小区所在的地区在38年内居然离奇失踪了9个人。有人查询了当地警察局的报案记录,发现最近的一起失踪案件居然正是发生在拍摄视频的那天晚上!看来,视频拍摄者们很有可能被斯兰达人发现了。

随后,网民们意识到了这个事件的严重性,并把这段视频及相关的情况上报到了俄罗斯的相关安全部门,不过至今在网络上还找不到关于这个事件的最新进展情况。

当然,也有很多人并不相信这个事件的真实性,当今科技连阿凡达都可以拍摄出来,更不用说合成一段质量不高的灵异视频了。

哈萨克斯坦内乱背后的大国争斗隐藏杀手美国

近日,哈萨克斯坦内乱火爆全网,在百度热搜前10中其相关新闻就占有两条。这不禁让人好奇,一个中亚国家的暴乱为何会引起我国人民大众的高度关注?在我看来,这与哈萨克斯坦所处的地理位置及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息息相关。

哈萨克斯坦位于中亚,按当前国家领土面积排名,哈萨克斯坦排在世界第九,领土面积约272万平方千米,大概是我们国家领土面积的28%,差不多是我国新疆和西藏两个自治区加起来那么多。因为哈萨克斯坦并不靠海,所以它被看作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

作为最大的内陆国家,它的人口却仅有约1900万,从国家层面上来讲,哈萨克斯坦与我国人口相比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是同样拿与之国土面积差不多的新疆和西藏相比,也仍然有不小的差距。根据我国2021年5月发布的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新疆人口约2585万,西口约385万,两者合计约2970万,较哈萨克斯坦全国人口多出了1000万,因而哈萨克斯坦算的上是真正的地广人稀。

北邻俄罗斯,南与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接壤,西濒里海,东接中国。如此位置,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更何况它还是一个石油和天然气等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

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性,我国积极推进的陆上“一带一路(中线)”均经过哈萨克斯坦,它成为我国通向欧洲的重要经济纽带。

从地理位置上而言,作为我国的邻国,而且是与我国有历史渊源的国家,处理好与哈萨克斯坦的关系尤为重要,其稳定与否直接影响到我国周边安全形式;从经济角度而言,哈萨克斯坦丰富的能源是我国所急需的,而哈国经济支柱之一就是能源的出口,这对双方而言,具有互补性。所以,哈萨克斯坦成为一带一路的关键一环就不足为奇了。

我相信对历史及当今国际关系有所了解的人民大众应该都知道这世界上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谁,没错,它就是美国,或者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

自从苏联解体后,美国俨然成为地球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不管你承不承认,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军事上,时至今日,甚至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仍旧是这颗星球上唯一的存在。当然,我相信,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中国及俄罗斯等国家是有可能追赶上的,但是作为既得利益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从它们嘴里抢肉吃的。

对美国历史有研究的人应该清楚,美国自成立到如今不到250年,在历史长河里它算是一个比较新的国家,但就这么一个新的国家,在短短200多年的时间里,从衰弱的古老帝国以及近代兴起的欧亚帝国手里夺取了至高无上的世界性帝国宝座。这在以往人类历史上是没有的,即便鼎盛时期的唐王朝,蒙古帝国以及罗马帝国等都没法达成这一成就。

而美国能达到这一成就依靠的除了强盛的国力外,最主要的是美国掌权者及人民的尚武精神,因为他们也非常清楚“落后就要挨打”,因为他们的掌权者知道曾经中国的遭遇,所以无论是在美国本土还是在国境之外,面对侵略者或者对国家利益有威胁的对手美国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纵观美国200多年的国家历史,它绝对称得上是“好战分子”。建国之初,跟英国干,跟西班牙干,二战时期,跟日本干,跟德国干,再后来,跟朝鲜干,跟越南干,最后,随便打声招呼去伊拉克干,去阿富汗干,等等。这两百年里,论打仗频率最多的国家,估计美国不说第一,没人敢说。也正是因为这些战争,美国成为了现在的美国,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美国是靠战争发家的,由于涉及到复杂的经济学,本人又不精通,在此不再赘述。

言归正传,身为单极的美国,依靠着过硬的军事能力,利用其构建的金融体系及美元这些年像割韭菜一样,一茬接着一茬从其他国家身上捞取巨额财富,让世界各国苦不堪言,这其中就包括中俄等不与美国为伍的国家。

在美国眼里,如不能收为己用,则被视为对手或敌人,它会想各种手段让这个对手或敌人消失。由于中俄一直以来都不愿意以小弟的身份跟随美国的步伐,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为美国的眼中钉,而那些与中俄友好的国家也将面临被美国惩处的风险。

虽然这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大部分国家都忙于应对新冠病毒及恢复国民经济。但有那么一个国家总是唯恐世界太过安宁,非得当搅屎棍,四处煽风点火,搞得一些国家鸡犬不宁。这不,前不久刚怂恿完乌克兰和立陶宛,近来就借哈萨克斯坦国内民众之际,暗地里与哈萨克斯坦国内反动势力勾结在一起,发动暴乱,甚至政变。虽说目前哈萨克斯坦国内局势已趋于稳定,但谁能保证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呢?或者说,这种事会不会在中亚其他国家发生呢?

此次哈萨克斯坦内乱事件,我们中国必须提高警惕,要知道和分子身后都有美国的影子,对于这些反动势力必须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予以消灭。我们可以参照俄罗斯介入哈萨克斯坦的方式进行模拟训练,提高快速反应能力,将动乱的苗头掐死在摇篮里。

中俄同为哈萨克斯坦的邻国,且都有极深的历史渊源,在当前国际局势,稳定且亲近中俄的哈萨克斯坦对中俄两国而言具有巨大的战略意义。曾为苏联一员的哈萨克斯坦本次请求俄罗斯出手帮助稳定国内局势,无可厚非,但作为邻国的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应积极主动帮助哈萨克斯坦稳定局面。虽说我国奉行的是不干预他国内政的外交政策,但是维护国家利益才是最根本的。

鉴于哈萨克斯坦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联合俄罗斯等国家清除美国在哈萨克斯坦甚至其他中亚国家的势力尤为重要。“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可以不打“第一枪”,但必须做好还击的准备,切莫以旁观者的身份避而远之。